中国健康网 — 查医院、找医生、咨询健康疑惑 上中国健康网
您所在的位置:健康首页 > 资讯 拨打960520免费查询
 
  社会关注  
瘦肉精泛滥致运动队“断肉”
发表时间:2012-04-18 09:20:16 来源: 扬子晚报
  

  核心提示:1月19日,体育总局下发“禁肉令”要求运动员禁在外食用猪牛羊肉,各训练基地在未确定肉源安全情况下暂停食肉。伦敦奥运会即将到来,而中国运动员集体陷入了不敢吃肉的尴尬境地。

  很难想象,很多省市体育局训练中心的官员会为这样一件事紧张不已缺肉。如今,国家队也陷入了“肉食危机”。

  水上中心保障部副部长李仲一甚至对外透露,水上中心分散在全国各地的196名运动员已经“断肉”40天,只能靠蛋白粉和带鱼补充蛋白质,“春节期间吃的都是素馅饺子。”按正常要求,一名运动员每天要吃8两猪肉和8两牛肉。

  这一切与2012年1月19日国家体育总局的一则“禁肉令”有关。

  所谓“禁肉令”,一是禁止运动员在外食用猪牛羊肉,二是各训练基地在未确保肉食来源可靠的情况下,暂停食肉。

  之所以有这一夸张的“禁肉令”,源于体育总局对瘦肉精的担忧。

  瘦肉精是能够促进瘦肉生长的药物的总称,因其能促进蛋白质合成,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列为禁药。同时,因其作为饲料添加会直接危害人体健康,也被世界各国不同程度地禁用。

  更重要的是,运动员对瘦肉精的敏感程度远超普通民众。李仲一在一次活动上称,按照国家标准,每克肉中瘦肉精含量不能超过1纳克,但具体到运动员,每克肉不能超过0.003纳克,二者相差三百多倍。

  一个奇特现象产生了在伦敦奥运年,中国运动员集体陷入了不敢吃肉的尴尬境地。

  “瘦肉精太可恶啦,竟然危害到运动员。本人愿意无偿捐赠一批猪肉……”大年初二这天,江苏沛县的养猪大户刘庆亚在“中国江苏网”上发布了这条信息。2012年2月24日,刘庆亚向江苏省体育局捐赠了3吨价值近10万元的猪肉。

  然而,这样的好事并不多。

  近两年,诸如“天津柔道队养猪”、“马拉松国家队在丽江买土鸡散养”等消息频频见诸报端。刘翔的家人也曾对媒体表示,考虑到瘦肉精等问题,刘翔已经多年不大吃猪肉。

  千里寻猪,层层“安检”

  区别于使用复合饲料和抗生素的现代养殖技术,40岁的刘庆亚把他饲养的猪称为“养生猪”。

  这些猪吃的主要是刘庆亚自家加工的大豆、玉米、胡萝卜、青草等,且坚决不给猪使用抗生素。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后,这种传统的养殖方式在规模化养殖中已经逐渐消亡。

  由于拒绝速成“秘方”,猪的出栏时间长比别的养猪场多三四个月,定价高,刘庆亚养的猪销路并不好。

  因此,当江苏体育局训练中心膳食科科长杨洪波驱车440公里从南京赶到沛县时,“有的猪已经长到四百多斤,跟小牛一样”。当时杨洪波正在四处寻求放心肉。

  自2011年12月份开始,包括刘翔在内的国家田径队共120多人先后在江苏参加冬训,训练中心的食品安全标准也随之升级。

  据杨洪波介绍,当时上级部门对当地市场上20种食品做了与兴奋剂指标相关的抽检,“虽大多数合格,但有一类超标”。

  为保证国家田径队的饮食安全,杨洪波曾赴北京考察过几家长期供应国家队的肉食企业。他发现,由于没有自己的养殖基地,这些长期合作的企业肉制品也曾数次被检出瘦肉精超标。

  “刘庆亚的养殖场饲养条件一般,但我们更看重的还是兴奋剂检测结果。”杨洪波说。

  刘庆亚捐赠的猪肉被先后送到南京的相关机构、北京的国家反兴奋剂中心进行了三次检测,结果显示,未检出瘦肉精成分。

  这仅仅是第一步。在这些被选中的肉进入运动员口中之前,还要经历层层关卡。

  厨房大概是江苏省体育局训练中心戒备最森严的地方,膳食科共有70多名员工,每餐为运动员提供50多种菜品。厨房进门处安装指纹锁,只有员工才能出入。抹布消毒,蔬菜浸泡时间等,都有严格的操作流程贴在墙上。

  此前江苏省级运动员们吃的大多是生长周期较长的“黑毛猪”,禽蛋采购也选择不加抗生素,只在饲料中添加桑叶的养殖场。

  目前,涉及国家队的猪牛羊肉采购更严格。每次采购的肉品先进冷库封存,只有经国家反兴奋剂中心检测合格后方能食用。且每个样品都采集了三份,其中两份要保管到伦敦奥运会结束八个月后。

  “别说出问题,只要是不按照规定程序办,一律撤职。”杨洪波说。

  “瘦肉精”已泛滥成灾

  近年来,国内外不少运动员因为克伦特罗药检呈阳性而遭到禁赛,但大多声称系误服含有瘦肉精的肉品所致,且屡屡和中国扯上关系。

  2011年,德国乒协宣布,德国名将奥恰洛夫8月23日接受例行抽查时,克伦特罗呈阳性。奥恰洛夫称自己完全无辜,他怀疑自己8月18日至22日在中国苏州参加中国公开赛期间不慎食用了含克伦特罗的肉食。

  为运动员提供饮食的苏州方面随即声明,所提供食品是安全可靠的,不排除是个别运动员在酒店外饮食所致,因为此前也发生过运动员在外吃烤串,造成药检呈阳性的案例。

  进一步的检测结果显示,奥恰洛夫的头发中不含“瘦肉精”成分,这说明并非长期服食。此外,与其一起参加中国公开赛的教练、理疗师等四人尽管尿样不呈阳性,但同样含有微量克伦特罗。根据上述证据,相关机构决定解除对奥恰洛夫的禁赛。

  实际上,早在2011年4月,德国国家反兴奋剂组织就公开建议外出参赛的欧洲运动员,要对墨西哥和中国的食品保持高度警惕。法国反兴奋剂机构也要求所有法国运动员到中国参赛不得食用中国肉制品,以防止兴奋剂检测呈阳性。

  德国国家反兴奋剂组织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类似的针对德国出境游游客的尿液检测显示,墨西哥和中国均为瘦肉精污染较严重的国家。

  2011年10月,24支赴墨西哥参加U17世青赛的球队中,19支队伍109名球员兴奋剂检测呈阳性,占全部被抽检球员的52.4%。不过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和国际足联在经过调查后共同认定,这是因误食受污染肉类而引发的。

  有意思的是,最终夺冠的东道主墨西哥队没有发现一例尿检呈阳性。据称,因为“熟悉国情”,东道主球员只吃鱼和蔬菜。墨西哥政府随后逮捕多人并关闭了数个屠宰场。

  一位要求匿名的国内体育项目官员告诉记者,就在不久前的一次洲际大赛中,当地仅派出极少数人参赛,原因是在赛前自检中,一些运动员兴奋剂检测呈阳性。该人士称,疑似含有瘦肉精的肉是在某省会城市的大超市中购买的。

  

责任编辑:林夕

提示: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所有门诊时间仅供参考,最终以医院当日公布为准。
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服务条款 | 意见与建议 | 业务联系 | 英才加盟
指导单位:浙江省医学会  技术支持:鑫康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