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网 — 查医院、找医生、咨询健康疑惑 上中国健康网
您所在的位置:健康首页 > 资讯 拨打960520免费查询
 
  社会关注  
民资办医,还要扶一把
发表时间:2012-08-15 09:54:59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在新近接连出台的政策鼓励下,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前景正变得越来越清晰。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虽然在政策层面,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障碍已基本移除,但在实际操作中,社会资本并不能享受和公立医院完全相同的待遇。

  “玻璃门”,似无还有。

   浙江走在前列

  “到2015年,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和服务量达到总量的20%左右。要给非公立医疗机构留出足够的发展空间。调整和新增医疗卫生资源时,在符合准入标准的条件下,优先考虑由社会资本举办……”

  国家鼓励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政策陆续出台,让期待已久的社会资本“跃跃欲试”。

  对上述种种利好,省卫生厅医政处负责人表示,国家最近出台的几个政策文件,浙江此前基本已实施了。在浙江,早在2003年,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就已没有特殊门槛,凡是符合医疗机构设置规划的,具备相应条件的,无论公立还是民营,都可以申办。当年,浙江在全国率先明确:一般医疗机构的审批权限由省卫生厅下放到市县卫生部门,100张床位以下医疗机构的审批权都下放到县一级。而且,浙江的改革还在提速。据省医改办透露,温州正在加紧研究制定相关政策报国务院批准,有望成为全国加快推进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改革的试点。

  “与过去10年或者过去3年比,政策对民营医院的支持已有极大改善。”义乌稠州医院院长施小柯说,在政策的支持下,稠州医院前不久获许拿地,扩建2.3万平方米院区。

  而美国知名医疗集团HCA为主投资建设的慈溪慈林医院也正在顺利建设中。董事长张涛有些激动地介绍说,浙江良好的政策环境吸引了HCA首次布局浙江,占慈林医院70%的股份,慈溪市政府占30%,项目总投资近10亿元。

   “玻璃门”尚未全破

  尽管政策迭出,大的环境有了长足进步,但“玻璃门”并未完全拆除。

  “行业内的学术委员会成员,一旦跳槽到民营医院,哪怕是当院长,他的学术头衔也会被立即拿掉。这就是‘玻璃门’!”说到“玻璃门”,一位业内人士脱口而出。行业内的学术带头人等头衔,向来为公立医院垄断,似乎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接受采访的民营医院负责人提及最多的一个现象是,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大多是事业编制,高级职称退休每月可拿7000多元,而民营医院的职工基本是企业身份,同样的职称退休后每月只能拿三四千元。

  “这种明显的差距,给民营医院吸引人才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民营医院的院长们抱怨。

  由于政出多门,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至今仍面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无解之题。

  萧山医院院长商炜炜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假设有人要办一家民营医院,土地拿下了,房子也盖好了,跑到卫生部门去领医疗机构许可证时被告知:得先招到足够数量具备相应资质的医疗卫生人员。他跑到劳动人事部门,申请招聘医护人员的许可,又被告知:得先提供医疗机构许可证,才能招人。

  “这种政策规定让人摸不到头脑。”商炜炜说,不同部门之间缺乏有效协调,让人无所适从,而如果是政府主办新设立一家医院,这种问题就会化于无形。

  问题并不止于此。显然,把民营医院当做一般意义上的企业,进而按照企业标准征收税费,是不合适的。对民营企业重大技术攻关、技改等国家都有补助,但这方面给予民营医院的支持显然也还不够。

   期待政策更给力

  “国家和省里的大政策出了不少,但缺乏财税、劳动人事等部门的配套政策,可操作性不强。说到政策软肋,商炜炜直言不讳。

  她举例,政策提出要“政府主导与市场机制相结合”,但是结合到什么程度才合适,具体比例是多少,并没有明确答案。“如果过度政府主导,就不利于公平竞争,不利于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老问题。”

  显然,民营医院的院长们,期待着更给力的政策出台。

  一个让民营医院难以接受的规定是,民营医院购买CT等大型医疗设备需要审批。一位民营医院负责人不解地问:“投资买设备,亏了是自己的,为什么要审批?”

  据悉,卫生部此项规定的出发点是,如果大型医疗设备布局太密,会造成资源浪费。每年购买大型CT、核磁共振、大型血管造影机等医疗设备的采购指标,都由卫生部分配给各个省。但一位民营医院负责人表示:“审批的指标大多分给了公立医院。”

  期待政策完善的地方还有很多。不少民营医院负责人提到,非营利性民营医院每度电费为0.96元,水费每吨4.6元,完全没考虑其公共服务的性质。

  现有政策的模糊地带也不少。比如营利性医疗机构转成非营利性的,或者反过来,以前的税费是不是要补交,资产增值部分怎么处置,这些都缺乏明确的规定。

  然而,改革毕竟已破题。采访中,我们了解到一些令人振奋的消息:如萧山医院和慈林医院都争取到了一些事业编制指标;在温州,部分公办医疗机构人员到民营医院工作,将来还有机会回到原单位工作,恢复事业身份。该市决定每年拿出2000万元,专项用于支持社会资本办医。

  浙江对民营医院扶持政策

  ●非营利性民营医院享受国家对政府举办医疗机构的税收优惠政策。

  ●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在医疗保险定点管理上一视同仁。

  ●符合社区卫生服务设置规划的民营医疗机构可申请承担社区卫生服务任务,符合申报条件且经验收合格的可作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

  ●对完成政府指令性公共卫生任务和承担政府公共卫生职责的民营医疗机构,根据其任务的数量、质量,由同级财政给予相应的经费补偿。

  ●对民营医疗机构的设置审批、等级评审、职称评定人才培养、学术交流、继续教育等方面享受与公立医疗机构相同的政策。

  ●简化审批流程。将民营专科医院的设置审批权限下放给市、县卫生行政部门,大大缩减了工作流程,提高了办事效率。

  ●鼓励医师在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之间合理流动。省卫生厅出台了《浙江省医师多点执业管理办法(试行)》,支持民营医院通过各种形式聘用公立医院医务人员,以提升民营医院实力。

  ●各级政府出台政策,鼓励和支持民营医院的发展。

  社会办医需拓宽政策空间

  我国现有民营医院8800家,数量增加快,但规模普遍偏小,民营医院的床位数和诊疗人数仅占全国总量的约10%。卫生部最近提出,到2015年,要使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和服务量达到总量的20%左右,也就是比原来翻一番。国家发展民营医院的决心显而易见。

  但是,鼓励社会力量办医,一纸通知显然不够,需要更有力度的政策支持。目前,我国的非公立医院面临发展环境的“非国民待遇”:区域卫生规划中没有为非公立医院预留空间,各地公立医院还在不断扩张上规模;卫生行政部门对大型医疗设备的购置不一视同仁,对非公立医院的审批更加严格;非公立医院贷款难度大,融资存在诸多政策制约;免税期只有三年,加剧民营医院只在乎短期收益的倾向,不注重做大做强;民营医院医务人员在职称评定、课题申报等方面无法与公立医院同日而语等等。

  在社会的认识层面上,非公立医院的地位和作用也没有得到足够重视,民营医院多与“虚假广告”“坑蒙拐骗”等联系在一起,被很多人轻视。

  大力发展非公立医院,是我国保障居民健康的必然选择。随着人口老龄化以及生活方式和生活环境的改变,我国慢性病已呈井喷之势,每年新增慢性病人1700万人,如此沉重的疾病负担,公立医院独力难支,需要社会力量共同参与。

  大力发展非公立医院,也是形成分工明确、相互补充的医疗格局的需要。根据公立医院改革的目标,公立医院应重点“保基本”,也就是保障常见病、多发病以及教学科研等。高端的医疗服务应由社会资本去承担。非公立医院发展不起来,公立医院改革就很难到位,只会一家独大,统包统揽,由此产生更多问题。

  在发达国家,非公立医院都占据重要地位,发挥重要作用。法国私立医院的服务能力占到30%,德国私立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医院的病床数占到46%,美国则占到66%。

  国家大力发展非公立医院的决心已经很明确,接下来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应当完善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相关配套政策和实施细则,特别是在土地、税收、医保、人才等方面提供政策支持,给予平等待遇。(据新华社)

责任编辑:小溪

提示: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所有门诊时间仅供参考,最终以医院当日公布为准。
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服务条款 | 意见与建议 | 业务联系 | 英才加盟
指导单位:浙江省医学会  技术支持:鑫康网络